中拉资讯
拉美在中国经济新常态中觅新机
2016-02-16 人民日报

拉丁美洲经济2015年整体增速持续放缓,在该地区引起一定的担忧情绪。近日,经合组织、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拉美开发银行联合发布《2016拉美经济展望》报告指出,随着全球经济重心向新兴市场国家转移即将进入新阶段,拉美应直面包容性增长议程的挑战,与经济新常态下的中国继续加强合作“仍可获益”。


经合组织发展中心主任马里奥·佩兹尼认为,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要求拉美各国经济实现更大程度的多样化,并进行产业的整合升级,“中国经济新常态是区域实现共同发展目标的战略机遇,我们正处于建立全新的拉丁美洲—中国合作伙伴关系的时期。”经合组织发展中心拉美和加勒比小组主任安赫尔·梅尔吉索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拉中关系要持续快速稳定发展,拉美需要从中国的经济新常态中寻找更多机遇。


经济与贸易增长实现良性互动


12.6亿美元、126亿美元、1026亿美元、2636亿美元,这分别是1979年、2000年、2007年和2014年中国与拉丁美洲的贸易总额。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中拉贸易迎来高速增长时期,全球贸易额在过去15年增长3倍,中拉贸易额同期增长20倍。安赫尔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十来年既是中国发展的腾飞期,也是中拉经贸合作的黄金期。


2001年,与中国贸易额超过10亿美元的拉美国家仅有5个,如今,中国几乎是所有拉美国家的最大或第二大贸易伙伴。巴西里约热内卢天主教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教授保罗·罗贝尔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拉中贸易具有国别分布相对集中的特点,中国与拉美贸易总量60%以上集中在南美地区。近年来,中国与拉美几乎所有国家的双边贸易都出现了快速增长的趋势,拉中贸易的受惠国普遍增加,中国已经成为拉美和加勒比地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


“拉美与中国的贸易互补性非常突出,双方较好地发挥了各自的优势。拉美国家普遍地广人稀,自然资源丰富,向中国出口的大宗商品以矿产及初级加工产品、农产品为主;中国制造业产业链很成熟,为拉美各国提供了不少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安赫尔告诉本报记者,中国强劲的经济增长拉动了对拉美产品的需求,拉中真正实现了经济与贸易增长的良性互动。


拉美也是中国重要的海外投资目的地之一,截至2014年底,中国企业在拉美直接投资存量1061.1亿美元。除传统的矿产能源领域投资规模不断扩大外,近年来中国在拉美直接投资正出现一些新的变化。2015年,为支持中拉产能合作项目,中国宣布设立300亿美元的产能合作专项基金。此外,为推动中拉贸易和投资合作,中国在智利和阿根廷分别设立了人民币结算中心。


创新发展政策以满足中国需求


“过去十几年,借着大宗商品繁荣期的东风,拉中经贸关系进入了迅速发展时期,但我们必须认识到,矿产和能源出口年增长15%的情况与中国正在经历经济结构调整、对原材料需求减少的实际情况不符合。”安赫尔指出,拉美需要从中国经济新常态中寻找更多机遇。


美洲发展银行的数据显示,去年全年拉美出口总额下降了14%。安赫尔表示:“为抓住中国带来的新的发展机遇,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经济体必须首先寻求创新的发展政策,以更好地满足中国不断增长的需求,特别是在食品工业和服务业等领域。同时,还应向技术密集型产业转移,优化资金流以缩小基础设施领域的差距,最大限度地利用中国经济新常态带来的机会。”


《2016拉美经济展望》报告还提出,要将人才建设作为新形势下中拉关系发展的基础之一。“要进行经济结构调整、向技术密集型产业转型,就要求有充足的成熟劳动力储备。”安赫尔说,“有一个数据值得关注,到2030年有近2亿中国人拥有大专以上学历——这个数字是整个拉丁美洲相似学历毕业生人数的两倍。因此,拉美要想推动技术创新,就必须制定切实有效的战略,紧跟中国的人力资本建设。”


“拉中贸易的前景十分广阔,拉中贸易在各自对外贸易中的比重还有上升空间,双方的互补优势还未完全挖掘出来。”安赫尔告诉本报记者,“我们面临一些相似的挑战,即提升创新能力、对产业结构进行调整、通过创新提高国际竞争力和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新常态’给我们提出挑战和要求,我们应该正确应对。”


期待更多中拉合作标志性工程


10多年来,中国在拉丁美洲全球价值链的参与度变化引人注目,甚至超越了区域内的增长:2000年至2011年期间,拉丁美洲区域内后向关联效应的比例从5%增至9%,而中国的占比则从1%猛增至11%。中国企业往往以一个项目进入拉美,带动多领域、多产业其他生产商进行补充投资。


“巴西等拉美国家当前经济低迷,需要新动力,而现在我们面临的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无法吸引足够规模的投资。”保罗·罗贝尔表示,“巴西需要深化与中国的经贸关系,正在筹备中的两洋铁路对于降低成本、扩大出口、刺激投资等意义重大。”


中国驻巴西大使李金章对本报记者说,巴西每年因为基建不足,在物流方面浪费的资金超过1000亿美元,同样的大豆从巴西运往中国比从美国运往中国的利润少了30%至40%,因此巴西很需要中国企业帮助他们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中国企业可以学习中国国家电网,他们进入巴西市场后,就以大型特许经营权项目为平台,将一批中国工程和设备制造企业带入了巴西。”


“眼下拉美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就是缺少高附加值产业的投资,”安赫尔对本报记者说,“拉丁美洲各国十分欢迎也特别需要中国企业的大规模投资,我们应该进一步增强拉丁美洲和中国的伙伴关系。”


企业“走出去”还需要金融机构发挥引擎作用。中国目前已经是美洲开发银行的正式成员,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等中国金融机构已经在拉美设立分支机构。“我们已经有了中拉合作基金、中拉产能合作投资基金等专项融资平台,还有美洲开发银行等开发性金融机构进行支持。”安赫尔表示,金融合作为其他领域合作构建了保护带,“‘一带一路’为我们提供了中国与亚洲、欧洲国家开展基础设施等领域合作的范本,这种规模的合作毫无疑问将带动贸易增长,拉丁美洲也期待开展更多类似两洋铁路的中拉合作工程。”(本报里约热内卢2月15日电)  (作者:颜欢)

©2015-2018 兖矿集团拉美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