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专栏
2016:委内瑞拉何去何从?
2016-01-01 lhcaracas

举世瞩目的委内瑞拉国会选举已经尘埃落地,随着圣诞节和新年的日益临近,人们一度躁动的心情逐渐平静。除了准备过节,委内瑞拉大部分人恐怕都在想着同样一个问题:2016将是一个怎样的年份?委内瑞拉将何去何从?

如果首先从经济说起,那将是个沉重的话题,因为无论国内还是国外,也不管是政府还是反对派,都对明年的经济一致看衰。情况是明摆着的:目前国际油价持续低位徘徊,而且未来似乎还有进一步下跌的空间,这对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的委内瑞拉的打击不言而喻;国际经济形势整体低迷,对委没有任何的外部助力;政府官员多年的贪污浪费,已经让这个国家的国库空空如也。“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这个道理无需解释。

对于粮荒、日用品和药品的短缺每个在委的人都苦不堪言,然而等待人们的消息是什么呢?据媒体披露,委内瑞拉中央银行(BCV)的流动外汇储备仅为19亿美元,而根据目前的进口情况,这些流动外汇储备仅够支付全国15天的进口账单。而国际公认的标准,是一个国家的流动外汇储备应该能够满足这个国家三个月的进口需求。连吃饭穿衣都成问题,哪里还有钱搞建设,想想都让人沮丧。

接下来谈谈政治。这个话题曾因国会选举结果让人一度振奋,许多人特别是反对派的支持者认为这个国家政局会从此焕然一新。然而这种想法似乎太天真了些。要知道,选议员不同于选总统,国会虽然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但它只是“县官”,可以制定游戏规则;总统才是“现管”,负责执行游戏规则。由于反对派在新一届国会中占据三分之二的绝对多数席位,因此可以宪法赋予的权力做很多事,比如修改宪法取消总统永久连选连任,任命选举委员会官员,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质询总统和内阁官员,剥夺个别议员的资格,发动制宪大会重新大选等等。当然,马杜罗也可以凭借手中的特权否决国会的议案,利用依然控制的最高法院和其它权力机构同国会对抗。

客观地说,执政党在国会选举失败后实力受到很大削弱,影响力和控制力已大不如前。反观反对派,尽管控制了国会,可以制约马杜罗,但是依然无法执政。因此,摆在马杜罗政府和反对派控制的新一届国会面前有两种选择:合作与对抗。如果选择合作,那么政府应该同国会就国家发展问题密切沟通协商,国会在充分表达意见并行使权力后全力支持行政部门。这样局势才有可能平稳,经济尚有缓慢恢复的可能。如果选择对抗,那么就会出现内阁与国会相互掣肘、互不买账,以致政令不畅,国家正常的运转停滞,府院之间互喷口水,相互推卸责任的局面。对抗的结果是已经千疮百孔的国家经济进一步受损,老百姓吃更大苦,受更多的罪。

要合作,不要对抗,这应该是大多数委内瑞拉人的希望。然而种种迹象表明,马杜罗政府和即将控制新一届国会的反对派似乎都不准备选择合作,这不能不令人遗憾。

再来说说治安问题。没有安全感是当地老百姓将之列为食品短缺后的第二大社会顽疾。委内瑞拉犯罪率高企,除了刑法量刑过轻,政府打击不力,经济困难造成部分人铤而走险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当初查韦斯为了防备再次发生类似2002年4月时的政变,曾发展了一批民间武装,作为保护自己的另一支力量。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对这支武装失去了控制,导致这批人利用手中的武器为非作歹,不仅危害百姓,甚至给军警也造成不小的麻烦。不幸的是,目前完全看不出政府铁腕解决治安问题的意愿和切实可行的方法。

路漫漫其修远兮,对委内瑞拉来说,2016年的道路将是曲折的,但是前途却并不光明。

©2015-2017 兖矿集团拉美公司